第33章 出发

修行无岁月 幻夜心 2102 字 15天前

浅小安没再和大汉多聊,谁也帮不了他,因为,他又不会那个老什子易容术啊,于是,王小谨跟浅小安直接就踩着一往无前,稍不留神就会玩消失的步伐,出发了。

一路风平浪静,平静无波。哦不对,准确的说是一路没有一点机会逃跑,然后有一点值得说的是,浅小安发现,跟着自己的这十个人,还真是仙人啊,因为,他们这,都特么的,会飞。。

浅小安看着自己身边的这群人,面无表情,说形影不离,结果真的是连影子都没分开……他强忍着内心里强烈的要先打死几个再跑路的愿望,极度不爽,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,这特么的只盯着我一个人是什么鬼操作啊,居然都不管王小谨,就盯自己,自己看着那么像要跑路嘛。

心说,自己要不是收了别人两个好玩的玩具,你们真的已经死了啊。

在浅小安的心里,放雇主的鸽子不会有一点心理压力,但刚收完东西,就把雇主的主力打手弄死好像是有点过分了。

左右无话,一直往前走就对了,浅小安连头都不用抬,前面就有一双脚,给他带着路。

他们这一路就是直接往东北走一段路,临行前听大汉说也不是太远,穿过一片不大的森林一个城池再走半片森林就到了。

突然,前方穿来一声兽吼声,浅小安周身的仙人立马警惕起来,分散在周围,上树的上树,上天的上天观望,一脸凝重的样子。

浅小安抬头,他认识这个声音,知道是哪种魔兽,只是不清楚这兽被人叫做什么名字罢了。他见这群人脸色比较凝重,对自己此行反而有点自信起来,这些所谓的仙人,也并不怎么样嘛。

当然这不排除他们只是对未知的恐惧而已,还得观望观望,管中窥豹,都是所谓的仙人,从这些人身上自然就能大致判断那个所谓的七绝宗的战斗力了。

说时迟,那时快,只见林中一只似虎又似狮却长着野猪牙的怪兽从林中闪现而出,抬爪间就已经到了一名仙人面前。

浅小安目不转晴的盯着,心说其实这货不该吼出来给他们提醒的,以这速度玩偷袭多好。

不过他刚才吼一下也情有可原吧,魔兽虽然领地意识强,能坐着就把对手吼走肯定比动手强嘛,谁都不喜欢天天干架啊。

只见此时魔兽爪子临身,那仙人神色一慌,双手连忙凝结出一道奇怪的手印,只见一道薄弱的护罩从他手心扩散出来,才扩散了一个巴掌大的时候,魔兽爪子就到了,拍到了护罩上,然后人就飞了起来……被拍飞了。

浅小安歪歪头,刚才,他慌了?什么嘛,这都怕,哈哈哈。

而与此同时另几个仙人的手印已经结好,只见六道火光闪现,直奔那魔兽而去,那魔兽哀鸣一声,身上被射出三个血洞,倒下了。

浅小安呆住了。

当然不是这仙人手段太厉害,而是这术法。

浅小安疑惑的想了想自己学到的魔法知识。魔法炙热火线?不,比炙热火线要厉害一点,施法速度也快了些,不过这些货色有点不会玩啊,连这么大只魔兽都射不准,还空了一半哈哈哈。

想到这里,浅小安开始嗤之以鼻,什么仙人,不就是会调动一点元素之力嘛,魔法的手段居然用来战斗,浅小安自己就是魔法师,还是最厉害的那种无咒施法,但他自己就很看不起魔法的战斗力啊,平时都是用来当玩具的……

接下来又遇到了好几场战斗,没办法,森林嘛,在这个魔兽横行的时代,小森林自然会有一堆小魔兽。所幸一切有惊无险,浅小安周围这群仙人也并没有再有人惊慌。

而打架的时候全程浅小安就像大爷一般,坐在地上看着戏,百无聊奈的,浅小安突然觉得,有这些人跟着也没什么不好嘛,连吃的都有人定时端上来给他,哈哈。

一路走走停停,终于在日落前来到了下一个城市。哦不对,城池。

这城池倒是没什么特别的,不过浅小安跟王小谨倒还是很新奇,一路上七绕八绕,嗯意思就是,一条大街上,他们却在这一条街道上七拐八拐的,然后王小谨手上就抱着一堆的零食。

此时虽然已经是黄昏,街上的行人却还是成片成片络绎不绝,浅小安心说现在倒是逃跑的好机会啊,王小谨跟浅小安对视一眼,眼神交流。王小谨:“跑嘛?”

浅小安:“咩咩?”

王小谨翻了个白眼,嘟嘟嘴,用嘴说:“他们路上看一直围着你,都不让我跟你靠近。”说到这里,王小谨有点委屈。

浅小安想了想,用不大的声音说:“你去年好像研究出了一个法术叫火毒来着,只要一施法,就可以平空让人长痔疮。”

王小谨也用不大的声音答:“对啊,最近我火毒法术还有了点改进,可以更加隐蔽了,甚至可以今天先长一点点,明天又会多一点点,然后途中还可以随心意伴随一些奇庠啊,疼痛啊等症状。”

然后这他们就这种话题开始探讨起来,浅小安跟王小谨兴致勃勃,都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仙人离的越来越远……

当浅小安抬起头来,看到连前面带路的仙人都带的比较快,离自己有点远的时候,客栈到了。

浅小安他们平静的走了进去,然后浅小安跟王小谨习惯似的开了两间房。

旁边的仙人打量着他俩,十个人都整齐划一的露出一阵奇怪的神色。

当然没人去管他俩的家事,直接特意把房间都订在他俩房间的旁边不远处。

浅小安进了房间就呼呼大睡起来。

倒不是他不想跑,睡会儿再跑嘛。

一直睡到零点,也就是子时整,浅小安突然就醒了,他站了起来,悄无声息的往门口旁边走去。

然后从窗户上翻到了走廊,而这时,旁边房间的王小谨好像有默契一般竟也是同时从窗户翻了出来。

他俩对视一眼,心领神会。走大门?不可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