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萧老爷子的布局

乌云蔽日,天仿佛一下就沉了,冷风吹在身上有种透着骨子的寒意。

而此刻,萧门镇内正是杀机四伏。

滕峰小心翼翼的关注四周动静,虽然看起来都没有任何的疑点,却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像是,危险的信号。

“大哥,不太对呀!”一旁的滕鸿也觉得有猫腻,尽管说不上来。

前面那个蒙面领路人见他们停了下来,疑惑道:“两位,怎么了?”

“萧重还不出面吗?”滕鸿直接问道。

那蒙面人一听,往他们近前靠了几步,小声道:“今日成败,事关你我两家兴衰存亡,不敢大意,我家大人说了,他身旁耳目众多,此时更是无法当着众目睽睽之下前来,还望见谅。”

滕鸿望了一眼滕峰,两人心里还是有一丝淡淡的不安。

“两位大人,我等已经将性命交付对方,难道还有什么疑虑吗?”这家伙语气冷淡,身上散发出一股血腥味,显然还是个灵师境的杀手。

“走吧!”滕峰挥了挥手,继续前行。

这街道周边除了他们,不见半个人影,看着就像是个空城。

今日是萧门镇新任家族继承大典,所有萧门镇子弟都要前往参加。

若是站在半空中俯视这萧门镇就会发现,这城纵横方圆好几里地,非常大。

一盏茶的时间后,滕峰三人来到了一个十字街口。

“不对,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,事出反常必有妖。”坏事干多了,对于危险的嗅觉还是挺灵敏的,滕峰停下脚步,盯着前面那人呵斥道:“说,你到底是谁?”

‘嗡!’

滕鸿双手握掌成拳,一股狂暴的熊熊烈焰波动扑面而来。

“两位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叫萧重来见我,否则...”说话间,滕峰手中猛地浮现出一把长刀,威势不凡。

“我家大人是竞选家主之位的人选之一,此刻正在会场,如何能分身前来?两位,莫不是要临时反悔?”这蒙面人把反悔二字念的更重了些,听起来颇有几分恼怒的味道。

“大哥,怎么办?”

“走!”滕峰毫不犹豫,就准备直接离去。

他可不想拿自己两兄弟的命来赌,一旦出事,那整个家族都垮了。

‘呼!’

突然间,一道令他们熟悉的声音从两旁的屋檐上传来。

果不其然,滕峰的嗅觉是灵敏的,只可惜,想走,已经是没机会了。

“滕家主,既然来了,又何必着急走呢?”

话音刚落,十字路口正好呈现出一个方形,边缘散发出强烈的灵力波动。

先前带路的那个蒙面人落到了其中一个角上,其余三个角上各有三道身影。

连萧衍成都在,看起来这是一个颇为强悍的灵阵,足足有四位萧家灵师境强者加持。

“萧何老贼!”滕峰冷冷的从牙缝中吐出这四个字,大有怒发冲冠之势。

感受着脚下传来的束缚感,他暗叫不好,俨然是陷入了人家的陷阱里。

此刻,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萧何这个六星灵师境的强者,还有萧衍成一个五星灵师,以及另外三个灵师。

“滕家主,听老夫一句劝,气大伤身啊!”萧何老爷子从房檐上轻飘飘的落下,微微一笑道。

“混账,大哥,跟他们拼了。”滕鸿明知已经落入了死局,依然没有要认输的意思。

“萧何老贼,萧重何在?”既然他们能够实现设下埋伏,可见,萧重要嘛已经身死,要嘛被制服,不然领路的那个蒙面人是绝不会知道他们约定的地点。

“滕峰啊,念你还算是个人物,你爹死了都还能带领滕家于我萧家对抗多年,不妨就告诉你真相。”萧老爷子并不着急弄死这两条砧板上的鱼,颇有兴致的想调侃调侃他。

“老匹夫,我父亲若还在世,岂容你这老贼在此猖狂!”一听谈及先父,旁边的滕鸿顿时忍不住开口大骂道。

“两个小辈,老夫踏过的桥都比你们走的路多,凭你们也想和老夫斗,嫩了些。”萧老爷子也不动气,笑容依旧。

“说吧,你是怎么发现我和萧重的密谋?”滕峰暗中凝聚灵力,想要蓄力一击,冲开身下的灵阵。

“发现?呵呵,滕峰啊,你和你爹一样,太过自负,以为什么都掌握在自己手里,其实呢,想做一个执棋人,终究却成了一颗棋子,身在局中却不自知。”萧老爷子很乐意跟他说这些,似乎是想让他死的明白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?这都还不够明白吗?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老夫做的局而已,那条小型灵脉老夫早就发现了,或许到现在你还不知道,那可不是什么一般的小型灵脉,而是一条准中型灵脉。”从萧老爷子的脸上可以看出,那慢慢的成就感。

“你说什么,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我亲自探测过。”滕峰一听,顿时想到了很多。

难怪他会收到消息,又在意外的时间意外的地点意外的发现那条意外的灵脉。

“所以啊,你们父子都是一个样,当局者迷,其实,要不是你儿子太过惊艳,老夫都不想这么快收网,不过嘛,以这条灵脉为饵,铲除你滕家这两个毒瘤,倒也划算。”

“可恶,萧何老贼,你竟这般险恶,设局坑杀我兄弟二人。”思前想后,滕峰这才明白,自己是完完全全被入了套。

萧何老爷子挥了挥手,摇头道:“不不不,你错了,倘若你没有觊觎之心,想要除掉老夫,也不会入到这死局中来,古言有道是,想要杀人就要有被人杀的觉悟。”

“是吗?哼,说得这么冠冕堂皇,老匹夫,你我两家世代为敌,我不杀你,你难道就不会杀我?”滕峰冷哼一声,悔之晚矣。

“话不能这么说,你等若是一味的龟缩在你滕家地界内,老夫也不可能强行过去灭了你滕家,这样出师无名,坏了老夫名声,那传出去,可就不好听了。”瞧着萧老爷子一副牲畜无害的样子,可做起事来,是个完全的狠角色。

“混账,萧何老贼,今日我滕峰就是死,也要扒你一层皮!”说完,只见他毫不犹豫,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宝盒。

“嗯?那是?”两丈外的萧衍成见此,瞳孔一缩。

“大哥,不要啊!”滕鸿一瞧,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‘咕噜!’

滕峰打开宝盒,里面呈现出一颗墨绿色的药丸儿。

萧老爷子依旧面无波动的注视着这一切,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,嘴角露出浅笑,微微言道。

“冲灵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