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七章节 风云涌动,各方反应!

萧诗韵此时的眼神,让楚烈的心悸动了一下。

他能感觉得到,对方此时是认真的!

看来,女人都喜欢听海誓山盟是么?

哪怕是萧诗韵这种好像高傲到天上的娘们儿,看来也不例外。

楚烈也收起了脸上的痞笑,表情认真了起来。

他有种想要直接给她肯定答复的冲动,不过犹豫了一下,还是忍住了。

尤其是想到自己心脏当中,潜伏在那里的蛊虫,楚烈更不敢随便开口。

列车上遇见的那个可怕的妖精,让楚烈的命运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当中。

“老婆,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!说不好哪天,我就突然挂了!我只能向你保证,我活着的时候,只要你还需要我,我就在你身边,好吗?”

面对萧诗韵那忐忑而又期待的眼神,楚烈心里涌起一股爱怜之意,只感觉自己的心变得无比柔软,抱着她认真地说道。

听见这话,萧诗韵美目泛起一抹波动,玉手捂住了楚烈的嘴巴。

“不准乱说!”

此时的她,内心涌起一抹甜蜜。

如果楚烈毫不犹豫地答应,萧诗韵反而会觉得这个混蛋在敷衍自己。

这个回答,或许就是她最希望得到的吧?

啵!

楚烈脸上再次浮起一抹痞笑,撅起嘴亲了一口放在自己嘴边的白嫩手指。

萧诗韵美目白了楚烈一眼,绝美的脸蛋儿上带着一抹恬淡的笑意,将脸蛋儿贴上了楚烈那宽厚的胸膛。

仿佛一只猫咪般,缩在了楚烈的怀里,静静地享受着那份依赖和满足。

而楚烈此时,抱着怀里的佳人,竟是破天荒的兴不起一丝邪念。

有的,只是疼爱和怜惜。

这一夜,两人相拥而眠,心仿佛更近了……

……

汪家庄园,汪老爷子的住处内。

今天刚刚醒过来的汪老爷子,到了这个时间都依然没有入睡。

只见此时,汪佳凝和汪佳欣两个孙女,都在汪老爷子住处的客厅内。

到了这会儿,她们的脸上还带着一抹惊悸之色。

汪佳欣只感觉,楚烈一脚剁下去整个酒吧如同地震般的画面,仿佛还历历在目。

而汪佳凝眼前,仿佛也依旧是酒吧内SSK成员倒成一片的场景。

“今天那场车祸,恐怕有你大伯的影子啊……”

汪老爷子此时坐在那里,表情同样凝重,沉声说道。

“应该就是大伯了!不然在香江,楚烈和萧诗韵还得罪过谁,这个人又恰好找的SSK的人动的手?”

汪佳凝冷笑了一声说道。

“爷爷,我现在感觉楚烈和SSK对上,结果还真不好说哦!虽然楚烈就一个人……”

汪佳欣眨了眨眼睛,美目中闪烁着一抹期待说道。

仿佛,唯恐天下不乱,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。

“万一,楚烈真能查到幕后主使,如果牵扯到大伯身上,我们汪家怎么办?应该站在什么立场?”

汪佳凝看着汪老爷子,表情肃然地问道。

话音落下,汪老爷子的脸色变换了几下,眉头紧锁,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就算汪老爷子怀疑自己中毒,是汪越峰做的手脚,但说到底,那是他的儿子!

如果,楚烈翻不起什么风浪,那没什么好说的。

但万一SSK舍团的伍先生,都阻止不了楚烈,真的牵扯到汪越峰的话,那汪家该如何自处?

……

另外一边。

香江,浅水湾道8号别墅。

整栋别墅庄园内,此时弥漫着一股森冷死寂的气氛。

一名黑衣中年男子,站立在落地窗前,身上散发着无边的冷意。

那平静到令人心悸的气息,反而说明他此时正处于极度暴怒的状态。

大厅之内,一群气势冷厉的SSK成员恭敬地站立着,一个个噤若寒蝉。

只见此时,气息衰弱,脸色苍白,嘴角还带着血迹的独眼坤,赫然跪在黑衣男子脚下,身体轻微地颤抖着,一副惶恐之色。

“你把刚才的话,再重复一遍!”

伍天瑞眼神冰冷,语气极度平静地开口道。

感觉到对方的眼神,如同一柄利剑般直透自己内心,独眼坤不敢有丝毫犹豫。

“伍先生,那楚烈说,明天傍晚七点之前,让您……去海盗湾酒吧见他!”

“否则,他会踏平SSK,送伍先生您……上路!”

独眼坤战战兢兢,诚惶诚恐地硬着头皮说道。

话音落下,伍先生身上的那股森冷气息更加可怖,心中的愤怒终于压抑不住。

“踏平SSK,送我上路?”

“好!很好!”

下一秒,他猛地转身,一把抽出旁边墙上挂着的一把精美的太刀,朝着跪在地上的独眼坤劈了过去。

噗嗤!

一声利刃划过身体的声音响起,独眼坤的脑袋瞬间飞了出去,滚落在地。

身躯还跪在地上,从脖颈当中疯狂向外喷溅鲜血!

“废物,带着百人竟然让一人把场子砸了,我要你何用?”

伍先生添了添溅到自己嘴角的鲜血,语气狰狞森然。

SSK,作为香江势力最大的地下舍团,竟然被一个人把堂口给砸了!

这无疑是在他的脸上,狠狠地抽了一耳光。

这笔账,必须用楚烈的鲜血才能洗刷!

此时此刻,已经不但是汪越峰托他要杀楚烈了,而是他伍天瑞跟楚烈之间,已经不死不休!

……

另外一边,香江九街区,一栋超级豪宅庄园。

这里,乃是香江另外一股强大的地下舍团,青洪社的总部。

庄园大厅内,青洪社老大陈燕南手里夹着一根雪茄,听着手下的汇报,脸上的表情一阵变幻不定。

“真没想到,竟然有人砸了SSK的堂口?”

“你说明天,那个叫做楚烈的内地高手,扬言让伍天瑞见他,否则就会杀上SSK总堂?”

陈燕南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,冲前来传信的手下问道。

只见这名手下,赫然是之前在海盗湾酒吧内,SSK的一员。

香江势力最大的三大舍团之间,常年敌对不合,火拼不断,互相之前都安排了内鬼到对方的势力当中。

这名手下,就是青洪社安插到SSK里的内鬼。

“是的老大!”

手下恭敬地点头道。

“能够以一人之力肆虐独眼坤的堂口,或许真能翻起什么风浪!”

“希望这个叫做楚烈的家伙,不要让人失望!”

“明天晚上,或许就是我青洪社吞并SSK的大好机会!传令下去,让各堂口的堂主,都来见我!”